您现在的位置浏阳新闻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巴格达迪之死并不意味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将自动消亡

【中国市场这么大】

新世紀以來,面對國際反恐聯盟的持續打壓,國際恐怖主義加速演進,在組織結構上日趨呈現扁平化、分散化和去中心化。斬首行動作為體系破擊思想的一種重要形式,旨在通過對敵領導人、指控中心等“重心”目標實施精確打擊,達到致使指揮系統癱瘓的目的。作為“擒賊先擒王”思想的現代版,斬首行動更適用於對付常規作戰中的常規對手,對於去中心化明顯的現代國際恐怖組織難以達成預期效果。從美軍擊斃本·拉登的前車之鑒看,巴格達迪雖然已死,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恐怕還會延續較長一段時間。正如美國白宮反恐事務前高級主管賈韋德·阿裡所言,巴格達迪之死對“伊斯蘭國”是一個“巨大打擊”,但“不會導致戰略性潰敗”。

美軍“三角洲”部隊於10月26日在無人機和第五代戰機等空中力量支援下,在敘土邊境地區實施斬首行動,最終清除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最高頭目巴格達迪。此次斬首行動代號“凱拉·穆勒”,是為紀念曾死於“伊斯蘭國”的一美國女人質。該行動將沉重打擊“伊斯蘭國”的士氣,由此引發的連鎖反應可能導致“伊斯蘭國”領導層的大面積失能,是國際反恐的一次重大勝利。但也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巴格達迪之死並不意味著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將自動消亡,更不代表中東反恐陰雲將一掃而光。

與此同時,巴以矛盾、也門衝突、美伊對峙等問題都為中東和平增添了變數。可以想見,只要中東地區還沒有真正實現和平,只要某些西方國家依然借反恐之名“夾帶私貨”,意圖把反恐作為實現自身戰略目標的工具,那麼中東地區的反恐形勢就不可能從根本上得到改觀。總之,巴格達迪已死,但中東反恐之路依然漫長。反恐尚未成功,國際社會仍需加強合作,避免出現更多的“巴格達迪”。

10月30日,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斯·麥肯齊證實,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最高頭目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已經死亡。此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親自發佈巴格達迪的死訊,稱這是一次“偉大的勝利”,其意義甚至超過2011年美軍擊斃本·拉登。特朗普政府的高調宣揚,難掩其為中東戰略收縮“背書”的考慮,即通過展示“標誌性反恐成果”謀求從中東“抽身”。

從歷史數據看,斬首行動難以對國際恐怖組織造成毀滅性打擊。查閱全球恐怖主義數據庫可以發現,2001年美國針對“基地”組織發動斬首行動6次,到2011年增至14次,增加了1.3倍;在此期間,“基地”組織發動成規模恐怖襲擊的次數從6次增至117次,增加了19.5倍!而且,巴格達迪是“伊斯蘭國”的創始人和靈魂人物,在敘利亞、伊拉克等全球其他地區仍有大量追隨者受其極端思想蠱惑,恐怖主義的根源尚未根除。近期,“伊斯蘭國”可能會發動密集的報複性襲擊。

國際社會過去20年的反恐實踐表明,單純依靠軍事手段進行反恐,最終達成的效果既不可持續、也無法治本,更不可能根治恐怖主義。對中東國家而言,巴格達迪的死訊固然令人振奮,可以說是打擊“伊斯蘭國”的一大進展。但現實情況卻不容樂觀。放眼中東局勢,貧窮、腐敗、社會不公正等滋生恐怖主義的土壤依然存在,教派紛爭、衝突戰亂、域外勢力干預等助推恐怖主義蔓延的因素沒有減少。必須正視的是,導致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近年來崛起的某些因素正在重現:在伊拉克,政府腐敗,經濟停滯,抗議活動此起彼伏,安全形勢持續惡化;在敘利亞,極端主義勢力仍占有一席之地,域內域外大國博弈依然激烈。更糟糕的是,隨著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走上窮途末路,國際“反伊斯蘭國”聯盟目前已經名存實亡,且內部矛盾逐步顯現,不同勢力之間“秋後算賬”的苗頭日益明顯。

5G驾驶亮相进博会两兄弟先后坠亡肖战杨紫杀青照纳达尔世界第一中国市场这么大演员程思寒去世警告全球气候危机英国议会正式解散台风娜基莉生成CL将离开YG遇害女童仍未火化小学生被踢后身亡王健林财富缩水警告全球气候危机河南商丘女生遇害包贝尔欠债不还全球钻石供应过剩詹姆斯三场三双中参与圣母院修复薅羊毛用户被封号英国议会正式解散肖战杨紫杀青照中小学严控作业量菲律宾渡轮倾覆阿联酋宣布大发现一户多人口降电费软银亏损65亿美元上海使用权房限购全球钻石供应过剩两兄弟先后坠亡